交通事故

李长栋诉高强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来源:临沂刑事辩护 日期:2020-04-02 10:22:36

审理法院: 茌平县人民法院

案  号: (2017)鲁1523民初2644号

案  由: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

裁判日期: 2018年06月21日

茌平县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鲁1523民初2644号

原告李长栋,男,2004年10月23日出生,汉族,茌平茌山中学初一学生,住茌平县文化路正泰领秀苑北区A2第*单元*楼*户***室。

法定代理人李其坤,男,1980年1月15日出生,东阿鑫达运输公司司机,汉族,住址同上,系原告之父。

法定代理人李艳霞,女,1981年7月9日出生,汉族,茌平县王椤美容养生馆店店主,住址同上,系原告之母。

委托代理人庞飞、陈旭峰,山东鲁泉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高强,男,1982年12月7日出生,汉族,个体运输户,住河北省邢台市临西县河西镇东风街二巷***号。

被告邢台新联道路运输有限公司,住所地:河北省邢台市邢台县石门镇南小郭村东。

负责人赵云霞,总经理。

被告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邢台中心支公司,住所地:河北省邢台市桥东区中兴大街18号世贸天阶A区1号楼。

负责人尚俊峰,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霍可,公司员工。

被告张明青,女,1981年9月11日出生,农民,汉族,住茌平县肖庄村后场村***号-3。

委托代理人唐恒伟,聊城高新鼎晟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告李长栋诉被告高强、邢台新联道路运输有限公司、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邢台中心支公司、张明青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法定代理人李其坤、李艳霞及委托代理人庞飞、陈旭峰,被告高强委托代理人张毅、被告阳光财产股份保险有限公司邢台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阳光财险邢台公司)委托代理人霍可、被告张明青委托代理人唐恒伟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邢台新联道路运输有限公司经合法传唤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李长栋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请求法院依法判令各被告赔偿原告各项经济损失共计10000元,后变更诉讼请求为1136985.6元,并承担本案诉讼费用。事实与理由:2017年6月28日18时15分许,高强驾驶冀EA18**-冀E2D**挂号重型货车,沿省道257线由西向东行驶,行至省道257县茌平段46KM+280M处时,与顺行张明青驾驶的电动三轮车相撞,造成张明青、李长栋、李东飞受伤,电动三轮车损坏的道路交通事故。

被告高强辩称:对聊城市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支队茌平大队做出的聊茌公交认字【2017】第00380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不予采信,由法院对事故责任做出重新划分。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存在错误,回避了张明青在事故中的违法行为。事故发生时答辩人经过事发路段时减速行驶,不存在超速行为。张明青驾驶的电动三轮车应属于机动车,事发时其无牌无证驾驶机动车上路行驶,存在违法行为。电动三轮车车厢坐着两个孩子也属于违法行为。张明青应承担事故的次要责任。答辩人系冀EA18**-冀E2D**挂号重型货车实际车主,该车辆挂靠在被告邢台新联道路运输有限公司名下,在被告阳光财险邢台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和商业三者险1000000元,依法应由被告阳光财险邢台公司在保险限额内承担赔偿责任。

被告阳光财险邢台公司未答辩。

被告张明青辩称:被告高强申请追加张明青为被告的请求无事实与法律依据,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已作出并生效,高强承担本事故的全部责任。此外,事故发生后张明青为原告垫付医疗费80000元,请求法院一并处理。

被告邢台新联道路运输有限公司未到庭参加诉讼亦未提交书面答辩状,视为其放弃质证和答辩的权利。

围绕诉讼请求原告向本院提交了以下证据:1、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2、李长栋在聊城市人民医院住院病历、费用清单明细;3、李长栋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济南军区总医院的诊断证明、住院病历、出院记录;4、李长栋的CT片;5、聊城市人民医院住院收费票据1张;济南军区总医院住院收费票据、门诊收费票据4张;北京协和医院收费发票一张、造口护理用品发票一张;北京中西医结合医院收费票据一张;北京八大处整形外科医院就诊卡费;茌平县振兴街道办事处北关村卫生室门诊处方筏等,医疗费单据共计40张;6、护理人员李其坤的驾驶证、行驶证、道路货物运输驾驶员从业资格证复印件;护理人员李艳霞的劳动合同、护理证明;7、北京新天地宾馆有限公司住宿费发票;8、交通费票据一宗;9、病案复印费票据4张;10、辅助器具助行器轮椅、双拐、轮椅票据3张;11、鉴定费票据2张;12、济南军总总医院2017年10月13日的诊断证明、营养费票据39张;13、李长栋所在的茌平县茌山学校开具的学籍证明,茌平县肖庄镇中心小学学籍证明、购房合同;14、申请鉴定人员出庭费用票据1张。原告主张其损失为:医疗费636463.3元、护理费117271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0700元、住宿费8000元、病案复印费896元、辅助器具费1250元、鉴定费1900元、交通费6600元、营养费36500元、残疾赔偿金412036.8元、申请鉴定人员出庭费8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元,以上共计1136985.6元

被告高强对原告提交的证据质证后辩称:对证据1不予认可,交通事故认定书出具后我方并没有申请复核。依据交通事故程序处理规定,即使当事人提出复核,其他方提起诉讼后复核程序也要依法终止,可见是否提出复核不影响当事人在民事诉讼中对事故认定书提出异议,事故认定书属民事诉讼证据,法院应依据交通事故发生的事实重新作出事故责任划分。对证据2、3、4无异议。对于其他证据放弃质证权利,庭后被告高强提交的补充意见中认可被告阳光财险邢台公司对证据5-14的质证意见。

被告阳光财险邢台公司对原告提交的证据质证后辩称:对证据5只认可聊城市人民医院、济南军区总医院出具的票据,其余的有的为非正规发票,有的不能证实与本案的关联性,不予认可;对证据6护理人员李其坤的证件真实性无异议,但对其证明目的有异议,行驶证不能证实与本案的关联性,也不能证实该车辆是李其坤所有,无法证实李其坤从事交通运输行业;对护理人员李艳霞的证据真实性有异议,没有提供单位的营业执照,护理证明也没有负责人签字,也未提交银行流水或其他材料予以佐证其实际收入,不予认可;证据7无法证实与本案关联性,不予认可;证据8无法证实与本案关联性,但考虑原告有实际支出,请法院酌定;证据9真实性无异议,但该费用不属于保险公司赔偿范围;证据10认可有正规发票项目为助行器,金额为150元,另外两张为收据也不能显示与本案的关联性,不予认可;证据11同证据9质证意见;对证据12诊断证明无异议,但其它营养费票据不予认可,因为已经进行了司法鉴定,不应再另行主张;对证据13真实性无异议,证明目的有异议,商品房买卖合同并不能证明原告及其家人在该地点居住生活,且该商品房合同签订日期为2017年5月15日,并不满足最高院司法解释关于城镇标准的相关规定;对证据14真实性无异议,但应原告自行承担;医疗费数额请法院核定;护理费我方认可按其户口性质农村标准,依据鉴定结论的护理期限、人数计算;住院伙食补助费按30元每天计算;住宿费不予认可;病案复印费、鉴定费、申请鉴定人员出庭质证费不属于我公司赔偿范围;辅助器具费认可150元;交通费请法院酌定;营养费应根据鉴定结论30元每天计算;残疾赔偿金应按农村标准计算,且计算依据应根据2017年的赔偿标准;精神损害抚慰金要求过高,请法院酌定。对证据1-4放弃质证权利。被告张明青对原告提交的证据质证后辩称:对证据1-4无异议,对其他证据同被告阳光财险邢台公司质证意见。

针对被告方的质证意见原告辩称:聊城市人民医院和济南军区总医院之外的治疗费均是在治疗期内,应予赔偿;原告病情特殊,需要不定时用药消炎,每天一瓶甲硝唑冲洗伤口,每天两包纱布、棉球等包扎伤口,还有消炎药预防伤口感染、止疼药,药品发票均是正规医疗费机构开具;护理人员李其坤从事交通运输业,应按山东省交通运输行业年收入75271元计算其护理费;根据2014年2月11日山东省财政厅发布的山东省省直机关差旅费管理办法住院伙食补助费应按100元每天计算;住宿费均是原告在治疗期间所发生的实际支出费,被告应予承担;营养费应按100元每天计算;事故发生前原告在茌平县肖庄中心小学读六年级,是走读生,平时由其爷爷奶奶照顾。原告父母于2015年夏天在茌平县正泰领秀苑租房居住,后在茌平县正泰领秀苑购置商品房一处,自2017年6月份开始在该房居住,原告在2017年9月应入读茌平县茌山学校,现因受伤住院治疗休学,应按城镇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

依据原告申请,本院传唤聊城市人民医院司法鉴定中心鉴定人员韩士章、牛增强出庭接受质询。原告方质询意见为:1、要求鉴定人员牛增强解释其执业证号与鉴定意见书记载的不一致;2、要求出示聊城市人民医院司法鉴定中心的执业证书;3、伤残鉴定是否依据《人体损伤致残程度分级》;4、如果被鉴定人肛门回缩功能完全丧失,根据该标准能构成几级伤残;5、回肠造瘘术是否属于回肠造口;6、根据鉴定机构依据的《人体损伤致残程度分级》5.4.4.6项,回肠造口的评定等级是四级伤残,为何被鉴定人评定为六级;7、鉴定机构认为被鉴定人不属于永久性回肠造口的依据是什么;8、回肠和结肠是否系同一部位;9、医学上何种损伤属于永久性回肠造口;10、被鉴定人评定为六级有无具体标准;11、被鉴定人护理期限6个月的依据是什么;12、被鉴定人有多处受伤,如果不是在同一时间做手术,护理期限根据护理标准是否应叠加;13、被鉴定人出院后的营养期限大约是多长时间?

鉴定人员牛增强辩称:1、执业证是新换的,对此事不清楚;2、执业证书在鉴定中心处存放(庭后已提交本院);3、是;4、被鉴定人肛门回缩功能完全丧失,已经采取了有效的治疗小肠造瘘术,已经按相关条款进行伤残评定;5、是;6、《人体损伤致残程度分级》5.4.4.6条款规定的是永久性回肠造口,被鉴定人是肛门骶尾部撕裂伤,肛门功能回缩,而采取的暂时性的治疗措施。被鉴定人结肠功能完好,后期可以采取结肠造口。因此参照《人体损伤致残程度分级》5.5.4.7项,和5.7.4.6这两条综合评定,评为六级伤残;7、被鉴定人结肠功能完好,后期可以采取结肠造口;8、不是一个部位;9、结肠功能基本丧失才属于永久性回肠造口;10、是,被鉴定人比七级严重,低于五级;11、依据《人身损害误工期、护理期、营养期评定规范》(GA/T1193-2014)8.6.2空腔脏器部分切除手术,9.1.1脊柱骨折非手术治疗,9.5骨盆骨折,根据以上规范综合评定,因为当时被鉴定人受伤部位比较多,根据其受伤的部位和采取的治疗方式,综合评定的结果;12、根据《人身损害误工期、护理期、营养期评定规范》(GA/T1193-2014)附录A.4,多处损伤不能将多处损伤的“误工期、护理期、营养期”进行鉴定简单叠加,一般以“误工期、护理期、营养期”较长的损伤为主,并结合其它损伤的期限综合考虑必要时酌情延长;13、鉴定报告是根据委托,没有评定出院后的营养期限,仅评定受伤后的营养期限为四个月。鉴定人员韩士章辩称:被鉴定人评定为六级,如被鉴定人采取结肠造口手术,就是一个永久性的结肠造口,按照《人体损伤致残程度分级》5.7.4.6项规范评定为七级;而被鉴定人目前是做了回肠造口术,因为结肠功能良好,后期可行结肠造口手术,所以不能依据《人体损伤致残程度分级》5.4.4.6项评定为四级,考虑被鉴定人的实际情况,评定为六级。

原告法定代理人李艳霞质询意见为:孩子受伤时在聊城市人民医院做的小肠造瘘手术,后来去北京协和医院、北京中西医结合医院、北京整形外科医院检查时,医院也建议做小肠造瘘手术,怕大肠感染,北京的三家医院医生说肛门恢复的可能性不大,鉴定机构鉴定的伤残六级过低,住院治疗期间营养费用很高,鉴定机构的营养费过低。实际护理期限已远超六个月,从受伤到现在一直在护理。到目前为止医院要求继续加强营养,以便后续的手术。鉴定人员韩士章辩称:1、被鉴定人受伤时骶尾部大面积撕裂挫伤,在当时的情况下选择回肠造口术是一个应急的选择,如果选择结肠造口术的话,手术切口与受伤创面太靠近,感染几率太大。2017年6月29日手术记录显示“探查肝胆胰脾、小肠、结肠未见异常”,说明结肠未见器质性破坏。根据《人体损伤致残程度分级》5.5.4.7项标准,全结肠缺失评定为五级伤残,被鉴定人显然达不到五级,我方认为根据以上说明,综合评定为六级应该是适当的。2、根据被鉴定人的伤情,参照根据《人身损害误工期、护理期、营养期评定规范》(GA/T1193-2014)附录A.5的标准,对于一些损伤后恢复期较长但已进入调解程序或诉讼程序的,误工期、护理期、营养期评定的上限可以至伤残评定前一日。后续治疗期间还会产生相应的护理和营养费,鉴定依据是2017年12月28日以前的治疗情况。

被告阳光财险邢台公司质询意见为:伤残评定是综合考虑的六级,是否有具体的依据,比如《人身损害误工期、护理期、营养期评定规范》(GA/T1193-2014)评定中护理期限可以依据附录中A.4的规定综合评定。鉴定人员牛增强辩称:依据《人体损伤致残程度分级》6附则6.1,遇有本标准致残程度分级系列中未列入的致残情形,可根据残疾的实际情况依据本标准附录A的规定,并比照最相似等级的条款,确定其伤残程度等级。对于鉴定人员韩士章、牛增强的意见,原告质证后辩称对鉴定人员的意见有异议,我方认为原告肛门处致残应为四级伤残,护理期限六个月过低,应为最长期限24个月,出院后的护理人员应为2人,营养期应为12个月。被告阳光财险邢台公司质证后辩称对鉴定人员的意见无异议。我方认为原告的伤残等级应在其后续治疗完成后再确定。被告张明青同被告阳光财险邢台公司意见。

被告张明青向本院提交下列证据:1、2017年8月28日原告之父李其坤向张明青之夫李维超出具的收据,证明事故发生后张明青为原告垫付医疗费80000元。2、2017鲁15**民初2221号民事调解书,证明李维超系张明青之夫。原告质证后辩称:对证据真实性无异议,证明目的有异议,李维超自愿支付80000元,双方并签有协议书,事故发生时李长栋与张明青之间是运输合同关系,所以该赔偿金与本案无关联性。提交李长栋、李维超、高强签订的协议书一份,证明李维超自愿向李长栋垫付医疗费。我与李维超方另有协议,该协议约定李维超自愿支付80000元,该协议共有4份,均在李维超处。被告张明青质证后辩称:该协议书落款时间早于我方提交的收据时间,且该协议书内容也未显示我方放弃所垫付的医疗费的意思表示。被告阳光财险邢台公司对上述证据无异议。

依据被告高强申请,本院在交警部门依法调取的本次事故的现场图、现场照片、张明青、李东飞、高强的询问笔录,原被告质证。原告质证后辩称:对以上材料无异议。被告高强质证后辩称:对以上材料真实性无异议,该现场图未标出桥面中间进行施工,车辆只能在两侧绕行,此外交警队未对张明青驾驶的电动三轮车是否属于机动车辆予以认定,属认定事实不清。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高强超速行驶没有任何事实依据。李东飞的证词证明两个孩子事发时是坐在车斗的马扎上,从图片看电动三轮车不应用来载客,两个孩子的违法行为在很大程度上加重了损害后果的发生,这也是我方主张张明青应承担相应责任的重要理由。

庭后原告向本院提交下列证据:1、东阿县鑫达运输有限公司与李其坤车辆挂靠合同一份;2、刘桂荣出具的租房证明一份、刘桂荣茌平县正泰领秀苑小区购房合同一份;3、李其坤、李艳霞与李维超(张明青的丈夫)达成的协议一份.本院依法对茌平县肖庄镇后场村党支部书记李国胜进行调查,李国胜称:李其坤平时开大车跑运输,李艳霞务农。2017年春节前后李其坤、李艳霞一家三口搬至茌平县城居住。事故发生后张明青的丈夫李维超曾协议自愿支付李长栋医疗费80000元,对该事故不在承担其他责任。该协议有李维超、李其坤、李艳霞及见证人李国胜、林富华、李洪河的签名。本院依法对刘桂荣进行调查,刘桂荣称:2014年我购买茌平县正泰领秀苑小区B区5号楼802处房屋一处,2015年左右李艳霞租赁该房屋居住,租金每月500元,后来住了不到2年她就购买了其他房屋居住。

被告阳光财险邢台公司质证后认为李其坤、李艳霞与李维超之间的协议无异议,对刘桂荣茌平县正泰领秀苑小区购房合同及其调查笔录真实性无异议,对刘桂荣出具的租房证明有异议,证明内容不详细,不能证明原告的证明目的,对李国胜的调查笔录无异议,能证明原告事故发生前一直在本村居住的事实,应按照农村居民计算残疾赔偿金。被告高强质证后对上述证据及调查笔录真实性无异议。被告张明青质证后对上述证据及调查笔录均不认可。

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有异议的证据,本院认定如下:被告高强对交通事故认定书有异议,但未向本院提交相反证据证实其主张,本院对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予以认可。原告对聊医司鉴中心【2018】临鉴字第3号司法鉴定意见书有异议,但未向本院提交相反证据证实其主张,亦无法证明鉴定程序存在瑕疵,本院对司法鉴定意见书予以认可。聊医司鉴中心【2018】临鉴字第3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依据是原告在2017年6月28日至2017年12月28日期间的住院病历及原告本人的体检情况,根据相关证据,原告的治疗尚未终结。原告在2017年12月28日后因治疗伤情产生的相应损失,可待实际发生后另行主张。原告提交的证据可证实其事故发生前在城镇连续学习一年以上,原告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无收入来源,事故发生前其法定代理人收入来源并非依靠农业,在本案立案时至今原告的生活、学习的经常居住地均已为城镇,本次事故导致原告受伤致残,对原告未来的生活、学习、劳动能力产生重大影响,综合上述因素,从最大限度保护受害人利益角度出发,应按照城镇标准计算其残疾赔偿金。原告提交的济南军区总医院出院医嘱显示:原告需继续卧床休息、加强营养、禁止下地活动,根据病情需要应用抗生素等药物对症治疗。并根据原告的伤情,本院认为原告提交的购买造口护理用品、医用棉签、纱布、护理垫、水胶体敷料、凸面底盘、橡胶手套、头孢哌酮舒巴坦、甲硝锉等花费与治疗伤情存在必要性,应予支持,其中原告提交的茌平县泰和诚信医疗器械经营部出具的单据7张,本院无法确认其用药明细及与本案的关联性,对该部分费用予以扣除。根据原告的治疗情况及相关证据,原告主张的交通费、住宿费应酌情支持。依据相关证据,本院认定护理人员李其坤从事交通运输业,护理人员李艳霞应适用城镇标准计算护理费。申请鉴定人员出庭费800元原告应自行承担。被告高强未举证证实在本次事故中其无过错,亦未举证证明被告张明青在本次事故中存在过错,对被告高强的主张本院不予认可。

经审理查明,2017年6月28日18时15分许,高强驾驶冀EA18**-冀E2D**挂号重型货车,沿省道257线由西向东行驶,行至省道257县茌平段46KM+280M处时,与顺行张明青驾驶的电动三轮车相撞,造成张明青、李长栋、李东飞受伤,电动三轮车损坏的道路交通事故。该事故经聊城市公安局交通巡警察支队茌平大队现场勘验、调查分析,作出聊公交茌认字【2017】第00380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冀EA18**-冀E2D**挂号重型货车驾驶人高强观察操作不当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的规定;超速行驶的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四十二条第一款的规定;未保持安全间距的行为违反了《山东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办法》第四十五条第二款的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九十一条、《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四十六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认定高强承担此事故的全部责任,张明青、李长栋、李东飞无责任。

事发当日,原告李长栋入聊城市人民医院住院治疗,主要诊断为严重多发外伤,其他诊断为失血性休克、骨盆开放性骨折、腰椎多发横突骨折、闭合性腹部损伤、肛门、骶尾部撕裂伤、多发软组织损伤,住院至2017年7月5日,共住院7天,支出医疗费78747.9元。2017年7月5日,原告李长栋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济南军区总医院住院治疗,主要诊断为菌血症,其他诊断为多发伤广泛皮肤软组织剥脱伤、坏死(骶尾部)、骨盆开放性骨折外固定架术后、腰椎多发横突骨折、闭合性腹部损伤、肛门括约肌断裂、低蛋白血症、多发皮肤软组织损伤,住院至2017年10月13日,共住院110天,支出医疗费330元+105元+935.9元+396元+548788.5元=550555.4元。2017年11月9日原告李长栋在北京协和医院、北京中西医结合医院、北京整形外科医院就诊,支出医疗费260元。原告李长栋在茌平县康安医疗器械经营部、康乐保医疗用品有限公司、漱玉平民大药房连锁股份有限公司、茌平县泰和诚信医疗器械经营部、茌平县振兴办事处北关村卫生室等处购买药品,共支付费用9289.3元。2017年12月20日,经原告李长栋申请,茌平县人民法院委托,聊城市人民医院司法鉴定中心分别对李长栋的伤残等级、护理期限及人数、营养期限进行鉴定,并于2018年1月5日出具了聊医司鉴中心【2018】临鉴字第3号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为:“1、参照《人体损伤致残程度分级》,李长栋L1、2左侧横突、L3、4右侧横突骨折属于十级伤残;骨盆多处骨折畸形愈合属于十级伤残;瘢痕面积约占体表总面积的8.6%,属于十级伤残。回肠造瘘术后,结肠未见异常,肛门回缩属于六级伤残”;2、李长栋受伤后的护理期限约为六个月,其中受伤后住院期间(2017年6月28日至2017年10月28日)需要贰人护理,其余时间需要壹人护理;受伤后的营养期限约为肆个月。支出鉴定费1900元。

另查明,冀EA18**-冀E2D**挂号重型货车在被告阳光财险邢台公司投保交强险和1000000元商业三者险。事故发生后被告阳光财险邢台公司支付原告医疗费310000元,被告高强支付原告医疗费40000元,被告张明青支付原告医疗费80000元。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陈述、庭审笔录及原被告提交的相关证据在卷佐证,经本院审查,可以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

本院认为,2017年6月28日18时15分许,发生在高强、张明青、李长栋、李东飞之间的交通事故已被聊公交茌认字【2017】第00380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所确认,本院对该认定书对发生交通事故事实的认定及责任的划分作为有效证据予以采纳。肇事车辆冀EA18**-冀E2D**挂号重型货车在被告阳光财险邢台公司投保交强险,并在保险期间内发生交通事故。被告阳光财险邢台公司应首先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款》第八条的规定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先行赔付原告方的损失。因被告高强承担此事故的全部责任,不足部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十六条、《山东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办法》第六十六条的规定,由被告高强对原告的损失承担全部的赔偿责任,被告邢台新联道路运输有限公司承担连带责任。被告阳光财险邢台公司应在商业险范围内对被告高强应承担的赔偿责任按保险合同的约定进行赔偿。因原告与被告张明青对垫付款的约定存在争议,从保护受害人利益角度出发,对于被告张明青的垫付款在本案中不宜一并处理。

根据原告提交的证据及其诉讼请求,本院认定原告的损失为:医疗费636463.3元、住院伙食补助费30元×7天+50元×110天=5710元、营养费30元×120天=3600元、护理费206.22元×180天×1人+100.79元×108天×1人=48004.92元、残疾赔偿金36789元×20年×56%=412036.8元、交通费酌情支持6000元、住宿费酌情支持7000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0000元、病案复印费896元、辅助器具费1250元、鉴定费1900元。本次事故中被告阳光财险邢台公司已赔偿另外的伤者张明青、李东飞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误工费、护理费、交通费、车损费等共计11200元(其中车损费2400元)。被告阳光财险邢台公司应在交强限额内赔偿原告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交通费、住宿费、辅助器具费、精神损害抚慰金111200元;原告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交通费、住宿费、辅助器具费共计636463.3元+5710元+3600元+48004.92元+412036.8元+6000元+7000元+1250元=1120065.02元,被告阳光财险邢台公司应在商业第三者保险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交通费、住宿费、辅助器具费1000000元-310000元-400元=689600元。被告高强赔偿原告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交通费、住宿费、辅助器具费、鉴定费、病案复印费22061.02元,该部分费用应自被告高强垫付款40000元中予以扣除。因原告伤情严重,其肛门回缩无法窥见,需进一步治疗,后续治疗费用无法确定,从保护受害人利益角度出发,对于被告高强其余的垫付款17938.98元在本案中不宜一并处理。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四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三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邢台中心支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李长栋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交通费、住宿费、辅助器具费、精神损害抚慰金111200元。

二、被告阳光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邢台中心支公司在机动车商业第三者保险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李长栋医疗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交通费、住宿费、辅助器具费689600元。

三、驳回原告李长栋的其他诉讼请求。

(账号86612003101421001392户名:茌平县人民法院汇款行:齐鲁银行茌平支行,行号313471500011,注明案号、办案人员,并及时通知办案人员)。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7492元,原告李长栋负担897元,由被告高强负担6595元,被告邢台新联道路运输有限公司对被告高强负担的诉讼费用承担连带责任。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山东省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交纳上诉费用的,按自动放弃上诉权利处理。

审判员 陈绪光

二〇一八年六月二十一日

书记员 姜 晴


二维码

全国统一热线

18769990379

13954489113

在线客服